谁家的肉丸子

挣扎在三次元的二次元迷妹上班狗

【电子书】沙李合集

太棒了表白大大

结巴患者:


上面有长图,可能会被折叠


别忘了点击 查看全文 阅读




下载戳:百度盘链接


密码:exjp


谢谢各位的捧场,期待你们的阅读反馈


爱你们❤️



再见了,爱人同志

be预警,bl预警,bug有,法盲,不接受撕逼
这是一个看了名义最后一集就存在的脑洞,终于克服懒癌写了出来。
——————————————————————————————

“达康同志,我现在不止以你爱人沙瑞金的名义,也以hd省委书记和党的名义提醒你,一失足成千古恨,发展GDP的同时也要坚守党的干部应有的原则”
“沙瑞金你脑子进水了吧,没有GDP哪里来的小康,哪里来的幸福生活,再说,我有我自己的坚持,你不要管我”

前阵子和李达康争吵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沙瑞金望着眼前的调查报告,深深叹了口气。毕竟自己是最了解他的人,于是乎在李达康费力地掩饰下还是看出了端倪。在党和人民面前,一切私欲都是排在后面的。在好心劝告无果之后,沙瑞金不得不正式暗命省纪委对李达康展开调查,并且亲手在李达康的手机里装上了窃听器,毕竟,他是李达康最不设防的人。现在,证据确凿,李达康虽然没有贪污受贿,但对不法商人的不法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默许了一些恶性伤人案件,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后果。眼前的这摞厚厚地调查报告,就是证据。田国富看着沙瑞金惨淡地脸色,知道他现在难受酸楚,但作为省纪委书记,他还是开口问道:“沙书记,这,怎么处理?”沙瑞金摆弄着钢笔,犹豫了一下,抬头:“国富同志,我们依法办事。上报中纪委,规!”

中央的同志第二天就会到,这天沙瑞金早早下班回家,亲手下厨做了一大桌子菜。李达康进门时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沙瑞金吃了一惊:“沙书记啊,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沙瑞金看着门口的李达康,黑色西装外套白衬衫,纤细的腰,支棱着的寸头,李达康还是那个初见时的李达康,但又好像不再是那个李达康。李达康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沙瑞金抱了个满怀,铺天盖地都是沙瑞金的味道。李达康靠在墙上支撑着他和沙瑞金的重量,两只手臂环着沙瑞金健硕的背膀。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沙瑞金心情不好。

切勿打草惊蛇,逢场作戏是沙瑞金的强项,但此时,沙瑞金觉得微笑是那么困难,所以他只是抱紧了李达康,嘴唇擦过他的脖颈,将头放在李达康肩上。半晌,李达康才听见沙瑞金低沉地嗓音:“过几天可能要回京一趟,怕我自己想你”李达康只当他撒娇气又犯了,便也好好哄着沙瑞金。晚饭后,沙瑞金执意要出去散步,李达康拗不过他,便也换上休闲服陪着他去了公园。晚上公园里人不多,但是还是有不少小年轻在锻炼身体。李达康看见这一幕眉眼弯成了月牙,他指着公园里的跑道跟沙瑞金讲起了改造公园的故事,说起了他面对了多少阻碍,废了多少力气才让城里的人们也拥有了一块绿洲。沙瑞金看着李达康眉飞色舞地样子心里仿佛被揪着疼,他伸手拉起了李达康的手,紧紧握在了手心。李达康挣扎起来这让人看见多不好,但沙瑞金这次是下足了力气就是不放手,李达康最后也就翻了个白眼随他去了,谁让自己那么喜欢他呢。两人牵着手走过小径,穿过湖泊,在一片静谧的月色下,沙瑞金突然说:“达康,我多想和你就这样一辈子走下去。”李达康没有说话,只是紧了紧被沙瑞金握着的手。良久,沙瑞金才听见耳旁传来一声几乎微不可闻地“我也是。”

是夜,李达康窝在沙瑞金怀里安稳睡去,沙瑞金搂着李达康的腰,在黑夜里熬了一宿没有入睡。太阳初上,阳光慢慢洒进房里,沙瑞金轻轻吻了李达康的额头,将他搂的更紧了一点。再见了我的同志,再见了我的爱人。

第二天李达康终于明白了沙瑞金说的回京是干嘛,也知道能查自己查的这么清楚的,只有沙瑞金。他面对中纪委的同志只是惨然一笑,默默举高了自己的双手。

李达康被判死刑立即执行,但他还是从实交代了所有问题。从李达康被抓到判刑沙瑞金都没有出现。在行刑前一天,田国富去探望了李达康。李达康憔悴了不少,但他依然身姿挺拔。李达康只对田国富说了一句话,“告诉沙瑞金,从始至终我都不怪他,我对他的感情,从来没变过。”然后,起身离开。那背影悲壮地像沙漠里的孤松。

李达康行刑那天,沙瑞金作为省委书记在监控室等待结果。媒体大肆报道了此次事件,并对正气浩然的省委书记予以了高度评价。沙瑞金拒绝回答记者提问,一言不发地在小白的陪伴下离开人群的包围。只有小白知道,回到办公室的沙瑞金眼里溢满泪水,失去了光芒。

此生混沌,只求来世相逢时,你我仍是翩翩少年。

——————————————————————————————
要不要写个时空错乱,时间倒流的续集呢⊙▽⊙

美好的日子总是走的那么快,这次的回归和努力是为了下次的旅行。bye。

【沙李】云南小甜饼2

被沙书记和达康书记聊天时的那个撒娇般的“知道”萌到,角色occ,都是我的锅,流水账也是我的锅。不接受撕逼,爱你们😍快来调戏我。

——————————————————————————————

达康书记现在心情很不好

感受到身边低气压的小金不停地给白秘书使眼色,白秘书接收到无线电波急出了一头汗,看着坐在白族人民中间亲切交谈的瑞金boss,哦不,是被一群不分年龄不分胖瘦的白族女子们簇拥着的笑呵呵的瑞金书记,白秘书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老天,boss们吵架,苦了的是我和小金啊。

李达康坐在群众里,虎视眈眈地看着那群女人,右手在奋笔疾书假装做笔记,结果坐他边上的余粮书记看着他满本子记下的“楚王好细腰,后宫多饿死”和那几乎要写烂整个本子的力度一脑袋问号。好不容易熬到结束,白秘书开心的笑成了褶子精,刚想拉着他家似乎还意犹未尽的boss赶快离开这群细腰女子,就看见他家boss被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白族美女拉住了。

只见那个女子羞涩的邀请沙书记去参加他们的情人节(白族情人节持续三天三夜,这期间男男女女可以去找过去的情人约会,也可以找自己喜欢的女子,三天三夜不回家,伴侣也不能过问,据说这样是为了提高婚后幸福感)。沙瑞金年轻时在云南当过兵,对于当地习俗自然了如指掌,再加上那女子已经不能用高原红来解释的红脸蛋,对她的意思一下子了然于胸。本来沙瑞金想礼貌拒绝,但是一想到达康书记平时的傲娇,瞬间起了点坏心思,他倒想看看兔子炸毛了是怎么样。于是乎,瑞金书记眉眼一弯,摆出了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好的”。然后长腿一迈,走过了那位被粉红泡泡包裹住的女子,去到了李达康他们那边。果不其然,达康书记的脸比黑板还黑。沙瑞金刚想过去找李达康说话,就被李达康闪开了。沙瑞金也不恼,只是露出了高深莫测的微笑。随后的午饭时间,李达康不得不和沙瑞金坐了一桌,但是特意坐在了余粮书记旁边。受宠若惊地余粮书记看怪物一样看了李达康一眼,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埋头夹了一块酸菜鱼。刚想说好吃,就听见李达康啪的一下把筷子撂在桌上,撇撇嘴:“这酸菜鱼真酸”。全场低气压,只有瑞金书记默默夹了一筷子:“我看挺好吃啊”

下午的活动是山间遛弯。老干部们三三两两走在山间,听着鸟叫,感受着清风,也是舒爽。田国富提议去山间的一个小寺庙走走,大家都同意了。但是去那儿要跨过一条小溪流,上面有些石头表层有着小青苔,有些湿滑。白秘书们千叮咛万嘱咐这帮老宝贝们小心小心再小心,沙瑞金拍拍白秘书的肩膀:“放心吧,我们都强壮着呢”于是乎,大家三三两两搀扶着趟溪水去了。最后单着的就剩下了李达康和沙瑞金。沙瑞金伸出手:“走吧,达康书记”李达康斜眼看了沙瑞金一眼,摆摆手:“算了吧,沙书记,我自己走。我这要是把您弄摔了,那些个白族姑娘指不定哭成啥样儿。”然后就自顾自走到前面去了。沙瑞金想了想,还是叹了口气,没有去追。

十分钟后,沙瑞金捧着李达康红肿的膝盖和流血的小腿,想打死十分钟前的自己。沙瑞金本来正在想着自己这次是不是玩大了,就听见前面噗通一声,再抬头,就看见他家达康书记坐在石头上,捧着自己的右腿。沙瑞金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去,就看见达康书记的右腿被石子划破了,膝盖处伤的最重,肿肿的还流着血。沙瑞金瞬间就心疼了,按住李达康的右腿让他别乱动。李达康一看是沙瑞金顿时委屈了,要不是想着这个死老头子他也不会丢脸走神到摔下去,还这么痛。于是乎,李达康一股蛮力挣脱了沙瑞金:“走开,我自己能行”。沙瑞金气的不行,这人都什么时候了还逞强,强势的把李达康按回来:“别动,这是命令。”李达康翻了个白眼,然后看着沙瑞金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开始给他清洗伤口。沙瑞金怕弄疼李达康,处理的很仔细,用清水轻轻冲过伤口,看见李达康轻微地皱眉,便伏下身去对着他的伤口吹气。李达康看见这样的沙瑞金心里松动了一下,但想着上午对着白族妹妹笑的花枝招展的沙瑞金,达康书记还是生气地别过了头。

后来,由于zhengzhi影响,还是小白和小金把李达康架回了酒店。不过晚上给达康书记换药的任务,还是掉在了沙书记头上。达康书记气呼呼地躺在沙发上,一副我就是不配合的样子。沙瑞金心下好笑又无奈,两臂一伸,把李达康抱去了床上,李达康伸出脚就要踹沙瑞金,沙瑞金眼疾手快握住了他的脚踝:“别乱动,到时候疼死你”果不其然,李达康闻言不动了。沙瑞金捏捏他的脚踝,对他笑笑,然后开始换药。李达康看着蹲在地上给他涂药水的沙瑞金,撅了噘嘴,还是开口:“我知道你也就是闹着玩玩,但是我还就是不高兴了。”沙瑞金抬头,看着李达康从耳朵到脸都红了,样子粉嫩嫩的十分可爱。他凑上前去亲了李达康的嘴角,撒娇般地看了李达康一眼:“知道”

【沙李】云南小甜饼1

进入5月,汉东反腐告一段落,沙瑞金看着各位领导们眼皮子底下巨大的黑眼圈,决定贯彻落实劳逸结合的方针,带着一班领导干部借着个周末去云南大理考察工作(放飞自我)

5月的大理,天气凉爽。倚靠着绵延锦绣的仓山,坐落着别致的白族小楼。往日里呼风唤雨的领导们换上了休闲装,住在大理古城里的简约酒店,漫步在灰砖灰瓦的古城街头,也是别有一般风情。可是我们达康书记不这么想,在他心里,来一个地方你老待在景点玩是个什么事儿啊。所以,趁着田国福大吃特吃烤乳扇云南米线,侯亮平陈海沉迷在古城里小资酒吧的时候,李达康拉着沙瑞金遛了出去。

“我说,达康啊,你这风风火火拉我出来是有什么指示”,李达康白了沙瑞金一眼“跟着走就知道了”
接下来的半天,沙瑞目瞪口呆地看着自来熟的交际草达康书记拉着他参观了白族老乡的茶园,品尝了三道茶,看白族妹子们做了扎染,末了,还被热情的白族老乡留下吃晚饭。

这一留,就留出问题了。大理位于滇西,气候多变,白天还晴空万里,晚上却突然降了雨。沙瑞金和李达康出门时都没带伞,这大理也交通不便,也难得麻烦难得出来放松的秘书们,沙瑞金和李达康便就着老乡的好意,留住了下来。白族小楼也是一个四合院,院子里摆满了扎染和植物,沙李二人住在二楼的一间客房。木质结构的小楼,摆着一张木头床,上面放着精美的民族床饰,竟别有一番风味。李达康冲了个澡上楼,发现滇西的夜晚如此之冷,赶紧小跑了两步,哆嗦着跑进了房。一进门,李达康就闻到了一阵茶香。沙瑞金穿着老爷子们钟爱的大白背心和裤衩,坐在一个黑色盆子边摆弄着一个黑色瓷罐。李达康刻意无视了沙瑞金健硕性感的肱二头肌,搬了个小板凳坐去了省委书记身边。沙瑞金往李达康身边靠了靠,自顾自的说起来:“这叫雷茶,是白族老乡取暖消磨时间的方式之一,把茶叶放在这个茶壶里,放在火上烤,茶就特别香。老乡们边烤茶,喝茶,边聊天,淳朴的狠呐”李达康从沙瑞金手中接过了茶罐,摇了摇再凑到鼻子边闻闻,嗯,是挺香,下次让林城的同志也来学习学习。沙瑞金看他动着鼻子可爱的紧,便伸出大臂将李达康搂进怀里,李达康靠在沙瑞金身上,觉得舒服的紧,忙了这一阵,现在总算有机会好好歇歇。茶叶在火上煮,发出滋滋声,窗外是雨砸在屋上的声响,屋里暖烘烘的,身边是爱人的味道,沙瑞金觉得,这才是生活。简单平淡而又温暖。

是夜,李达康半梦半醒间觉得小腿上痒痒,怕是被云南厉害的蚊子给咬了,刚想伸出手去挠挠,一双温暖的手已经覆上了他的小腿。接着,清凉的药膏被抹到了腿上,有效缓解了瘙痒。李达康回过头去抱住了沙瑞金,蹭蹭他的颈间,像是一种褒奖。沙瑞金亲了亲他的额头,搂紧李达康,低声说道:晚安,达康。

晚安,瑞金。
李达康闭着眼,将搂着沙瑞金的手又紧了紧。

我爱的人(二)【诚楼,然远】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我又回来了!我的口号依旧是:不狗血,不成活。也不知道为啥更这一篇。也不知道是否会弃坑。哈哈哈!想你们了!

————————————————————————
第二天明楼让苏医生简单看过之后,不听明诚明镜的阻挠,依旧坚持着去上班。不料开完早会之后咳的更厉害了,明诚看着明楼惨白的脸色二话不说要拖着明楼去医院。明楼拉住明诚,指了指桌上的文件,示意一会儿要和谭宗明开会。这个谭宗明平日里神龙不见尾,即使是明楼也难得约上他,这次一个重大海外项目明氏想和晟宣合作,明楼也是通过各种关系最后才和谭宗明定下了这个会,明楼不允许自己有任何闪失。明诚心里着急但也理解明楼,叹了口气,给明楼盛了一碗他早上起来熬好的冰糖雪梨汤,嘱咐小秘书照顾好明楼,便奔向第一医院去帮明楼拿药了。

第一医院依旧人满为患。来的路上明诚给凌远发了条微信,凌远没有回复,明诚也只当他忙。到了医院明诚直接去了院长办公室,发现门锁着。正想问旁边值班的小护士,就听见同一层的手术室传来一阵骚动。明诚过去一看,心里一惊,被人群簇拥在中央的,正是凌远。凌远刷手服外直接披着白大褂,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峻,但是紧抿的嘴唇和额头上的薄汗都表明他现在很不好。明诚赶紧向凌远走去,却看见凌远身边一群家属样的人不停地在推搡凌远,其中一个大妈还直接哭喊着扑打凌远,明诚看的很清楚,凌远没有还手但是手一直护在胃部,不用说,凌远的胃病又犯了。眼看着韦天舒和李睿就要拉不开越来越激动的家属,明诚一边让小护士赶快喊保安一边一个健步冲上前扒开凌远身边的人群将凌远护在了身后。
“你tm哪根葱啊!这破医生害死了我老爹,我要替我老爹讨回公道!你让开!”一个浑身满是纹身的胖子对着明诚叫嚷道。明诚只是保护着凌远,没有答话。那胖子一下子怒了,抡气拳头就向明诚打过来。明诚是谁,自从到了明家后不光要保护自己还要处处护着明楼,不说别的,一个专业保镖的水平还是有的,那胖子哪是他的对手。就在明诚要教训那个胖子的时候,凌远拉住了他,示意他冷静。明诚冷笑一声:“这里是医院,希望大家都按医院的规矩来。如果你们不讲道理,也别怪我不按规矩办事。”
后来保安们上来带走了那些家属,李睿接手了善后工作,明诚赶紧拉着凌远去了办公室。进了屋明诚便把凌远安顿在沙发上,给他倒了杯热水,问道:“吃饭了吗?胃药在哪?”凌远惊讶的抬头:“阿诚你怎么知道我胃病犯了?”明诚一边在凌远的柜子里捣鼓出一点苏打饼干,撕开包装给凌远吃了,一边说:“凌远哥哥,我太了解你了,喜欢逞能。刚疼的汗都出来,我还能发现不了?胃药呢?”凌远示意药放在抽屉里,然后勾起嘴角看着明诚:“我的小阿诚长大了呀,刚刚面若寒冰连我都被你震慑到了。”明诚知道凌远打趣自己,也不恼,喂着凌远把药服下,过去蹭蹭凌远的脖子撒娇道:“凌远哥哥,在你面前,我永远是那个跟在你后面跑的小阿诚。”凌远做完手术又被家属一闹,实在是累了,没一会儿就窝在沙发上睡着了。明诚看着表快11点了,估摸着凌远一定没吃早餐,便想着出门去给凌远打包一些粥和小菜。这时的明诚,完全忘记了自己来医院的本来目的。

另一边,明楼强忍着不适和谭宗明聊完了生意,好在结果是双方都满意的。会议结束时已经快12点了,明楼更是咳的眼冒金星,两眼泛泪,一旁的小秘书哪里见过明楼这般姿态,吓得不知道该怎样好。谭宗明到底见过大世面,在明楼咳的几乎软倒在地上时架起了明楼,然后一个电话打了出去:“启平,我现在带一个朋友去医院。他咳得很厉害,可能是急性肺炎。”

被谭宗明架上车的明楼,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又怎会不知道明诚到现在都没有回来的原因,除了凌远,还能有谁让明诚这般在意呢,在意到,连自己的大哥都忘记了。想到这里,明楼没来由的感觉到眼睛一酸,不知道是因为难受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

我也不知道阿诚哥喜不喜欢凌远,我也不知道我走的到底是啥cp…o(*////▽////*)q

恋爱的味道…手机端为什么不能一次传多张图,懒癌发作连水印都懒得去了

自割腿肉的脑洞【赵谭】

赵医生前期渣设定,不知道大家能否消受。毕竟我看欢乐颂受刺激了…这只是一个脑洞…

—————————————————————————

人们提到赵启平,大多会说年轻有为,帅气沉稳。但那只是工作中的赵启平。生活中的赵启平,其实挺乱的。就拿谭宗明来说,赵启平自认对谭宗明不算特别中意,但有如此秀色可餐的谭总对自己这么感兴趣,又何乐而不为呢。赵启平不拿谭宗明的钱,不开谭宗明的车,只单单收了谭宗明这个人。可是骨子里,赵医生还是野得很。这不,谭总出差的一个月里,一个姓曲的女病人开始对赵启平死缠烂打,赵启平觉得也受用,毕竟以前没交往这种类型,挺新鲜,于是两人就交换微信了。结果刚好碰上某天赵医生抢救失败,小曲带着去酒吧借酒消愁,喝多了之后赵医生就把小曲带回家滚床单了。结果第二天提前回来的谭总刚好撞见捏。谭总没闹没哭只提着箱子扔了句好自为之走了,赵医生没有去追,因为赵医生惊讶的发现自己看见谭总难过也好难受……

老醋坛子【赵谭/诚楼衍生】

上周终于交完报告考完试!我又回来了!
昨晚和朋友看了欢乐颂,完全停不下来!大哥真是各个角色都辣么苏!
人物严重走形!不接受臭鸡蛋!
——————————————————————————

曲筱绡在追赵启平。这件事情谭宗明早就知道。但是曲筱绡快把赵启平追到手了,这件事还是让谭宗明震惊。不是谭宗明对自己没信心,他身高腿长颜值高,偏偏还有钱,一身上下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可是,再怎么说,他是个男的。当初是他先追求的赵启平,在一起之后也是他主动的多,赵启平恋爱经验除了他几乎为零,保不准内心真实的想法还是喜欢女生的,更何况还是曲筱绡那样年轻漂亮性格外向的女生。谭宗明在听了凌远不经意的一提之后,经过了一系列思想斗争,最终还是没出息的拿起了车钥匙,去医院探望一下他们家小赵医生。

赵启平最近也很郁闷。曲筱绡大小姐可谓是把契而不舍的精神发挥到极致,每天变着花样给他买各种名包名表,被拒绝了之后又打着医生一忙起来都不会照顾自己的旗号送各种零食点心,甚至有一次把米其林餐厅的大厨拖来了医院。赵启平那次是真生气了教训了小丫头一顿,本以为她不会再来,没想到昨天小丫头居然带着自己做的便当来了,看着那明显费了心思的便当和小丫头手上油溅的伤痕,赵启平实在不忍心,收下了那份便当。没想到,医院里居然就传开了。今天,曲筱绡又带着便当来了,赵启平扶了扶额头,今天无论如何得把这丫头劝走,不然自家那位还不知道怎么想呢。别看谭宗明在外风生水起,对待感情这事儿有时候还真像小孩儿。赵启平想着谭宗明,就那么笑了起来。曲筱绡看见还以为赵启平见了她开心,就迎了上去。赵启平一看大事不好,赶紧一股脑把想说的话说了,什么我已经有爱人了云云。曲筱绡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委屈,哭闹着就打赵启平,赵启平也不还手,曲筱绡打累了竟就趴在赵启平怀里哭了出来。赵启平虽说对曲筱绡没那心思,但心里还是把她当小妹妹,况且这孩子性格也可爱,于是也就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

谭宗明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曲筱绡趴在赵启平怀里,赵启平的手放在曲筱绡背上。他自然是不会上去闹什么,轻声说了句抱歉就退了出去。赵启平看着谭宗明一下子惨白的脸色哪里还呆的住,推开曲筱绡就追了出去。谭宗明并没有走远,只是站在医院花园里等着赵启平。赵启平上前想拉谭宗明的手,谭宗明不着痕迹地躲开,示意赵启平跟着他一起去花园一个隐蔽角落里。到了角落里赵启平又拉谭宗明的手,这次谭宗明没有躲开,拉着赵启平一起坐在花台边。“启平,我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筱绡那个女孩儿挺真实的,你要是真喜欢,你就接受她。你年纪轻,又单纯,不像我,以前在外胡来。你那么美好,有好的机会,就不要被我拖累了。你也不用担心我,反正这么多年,我也一个人惯了。”说到最后,谭宗明竟感觉眼眶有点发酸,正想逼着自己把不争气的眼泪憋回去,却一下子被赵启平按入了怀里。赵启平还穿着白大褂,身上还有淡淡的消毒水味道,谭宗明却感觉特别安心。赵启平一边搂着谭宗明,哄小孩儿似的拍着他的背,一边拉着谭宗明的手放到嘴边亲亲:“真是,我你还不了解。虽然恋爱经验少,但我认谁可就认一辈子了。曲筱绡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看她哭的那么伤心,我给安慰安慰啊。人家小女孩儿不是。”然后赵启平再亲亲谭宗明的眼角:“这双漂亮的眼睛可不能流泪,我会心疼的。”谭宗明靠在赵启平怀里,想着,还是他的小医生最好了。

他俩谁也没发现,花台边的阴影里站着两个人。李熏然鼓着脸拉着凌远:“远远,为什么启平和谭总会在这儿啊!这是我们的秘密基地哎!”凌远白了一眼李熏然,拉着他示意他快走别当电灯泡。凌远在内心吐槽:“行啊,谭宗明,把我们医院骨科颜值担当搞到手了,不过看在你今天拯救了我的腰的份上,就便宜你了。”

我爱的人(一)【诚楼,然远】

现代背景,这四个人的拉郎貌似没有过?
明诚x明楼,明诚x凌远,李熏然x凌远
可能会用院长虐一虐大哥…哈哈哈

——————————————————————————
这几日上海城天气转凉,明楼不知怎的就感冒了。却不巧赶上明氏企业海外上市,明楼硬撑着忙完了工作,最终却还是病倒了。
现在,明楼躺在床上,身上压着厚厚的被子,头晕乎乎的,浑身无力。他的贴身秘书明诚,忙前忙后地拿冷毛巾给他敷着额头,时不时再掀开被子看看明楼身上有没有汗湿。明楼轻轻睁开眼,对着照顾他的明诚说:“阿诚,别忙活了。我好多了。”明诚看见明楼醒过来了,赶紧倒了一杯热水来到床边,慢慢把明楼扶靠在自己身上,然后喂着明楼把水喝下:“哼,你呀,发烧晕倒之前也跟我说你没事。”明楼看着明秘书不怎么好的脸色,再想到大姐之前连珠炮似的抱怨,心想这个家到底谁说了算啊。这时刚好明镜端着刚熬好的粥推门进来,看见他俩如此亲密的姿势感觉有点奇怪,但想着明楼尚在病中,所以也没怎么在意。明镜把餐盘放在床头,伸手摸摸明楼的额头,然后皱起了眉:“怎么还这么烫。都烧了快两天了,不行,我要再喊苏医生来看看。”明楼一听赶紧拉住明镜:“大姐,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我今晚再喝点水,吃点药就好了。别麻烦苏医生了。”明镜哪里肯相信明楼,起身就准备给苏医生打电话。明诚看着明楼一脸委屈无奈的表情,再加上明楼的体温较之前确实有下降,终是不忍心,开口劝着明镜:“大姐,有我在呢。我一会儿再监督大哥吃药,多喝热水,发发汗就好了。您放心,明早要是烧还不退,我亲自去把苏医生接来。”明镜看着靠谱的明诚都这么说了,于是也松了口,舀起一口粥送到明楼嘴边:“那我就相信你们一次。快吃东西然后好好休息。”明楼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堂堂明氏企业的总经理,30多岁了还要姐姐喂饭,可是明镜一副你不吃我马上就喊苏医生来的表情,再转头向明诚求助,明诚则是一副大哥对不起我救不了你的样子。明楼叹口气,张口喝粥。
许是明诚明镜照顾得当,明楼真在晚上睡觉前顺利发了一身汗,退了烧。明诚拿被子包着明楼给他换上干净的睡衣,生怕他又着凉。明楼看着明诚眼下的青色,心疼地说:“我已经退烧了,你今晚回屋好好休息。”明诚点点头。谁知,半夜明楼竟咳嗽了起来,整个嗓子又疼又痒,明楼怕吵醒隔壁的明诚,想压抑住咳嗽,谁知嗓子实在太难受,一阵剧烈的咳嗽袭来,明楼忍不住咳起来,最后竟是肺都跟着疼。明楼刚想庆幸自己今晚让阿诚回屋睡了,就发现床头灯被人打开了。“阿诚?你没回屋睡?”明楼想说话却发现嗓子难受的让他想把它割掉,明诚给他掖上被子,抚了抚他的眉心:“别说话。我去拿药。”明诚一边找出糖浆给明楼喂下,一边给苏医生去了条留言让她明早过来。本以为喝了药明楼会舒服一些,却没想到还是咳的完全睡不着。明楼不忍心明诚跟着受累又要打发明诚回房间去,明诚哪里肯走,看着明楼咳的脸都红了,心疼的不得了,和明楼说要不干脆上医院得了。明楼看看挂钟,都凌晨三点了,他可不想再折腾明诚,趁着一阵咳嗽过去,明楼对明诚说:“给我拿点润喉糖来。会舒服些。”明诚虽然知道那玩意儿治标不治本,但还是想让明楼先睡好觉,便点点头去拿润喉糖。
明诚拿了润喉糖回来,明楼正倒在床上咳的厉害,到最后竟有些干呕。明诚赶紧冲过去给他抱着坐起来,喂了点水再递了润喉片去。明楼吃了药等着明诚扶他躺下,明诚却半天没有动静。“阿诚?”明诚却脱了鞋钻进明楼被子,就这么抱着让明楼靠躺在他肩头:“大哥,今晚就这么睡吧。我刚给一个医生朋友打了电话,他说坐着咳得没这么厉害。你先委屈着睡会儿。都快四点了,明早苏医生就来了。”明楼想说什么,却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就这么躺在明诚怀里,慢慢睡去。
明楼知道,明诚所说的那个医生朋友一定就是凌远。明诚小时候曾和桂姨一起住在一个四合院内,那时候明诚认识了大他五岁的凌远哥哥。凌远从小就长得好看,明诚年纪小天天在后面追着说长大要娶凌远哥哥。后来桂姨变坏虐待明诚,他们搬出了大院,明诚和凌远从此失去联系。后来,桂姨来明家做了佣人,明楼又救下了阿诚将他带在身边。但明楼知道明诚对凌远还是有执念的,他们一起在巴黎时明诚就曾画过他和凌远一起玩的四合院,作为贴身秘书陪明楼打理明氏的时候,明诚也没放弃寻找凌远。功夫不负有心人,前几日的一次聚会,明诚终于寻得了凌远,那人,也还是一如既往地出色,现在是第一医院有名的专家和最年轻的院长。虽然明楼也为明诚寻得凌远高兴,但心里还是闷闷的。明楼喜欢明诚,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但是明楼从来没有表露过,他希望明诚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不要因为明家对他有恩就被束缚。现在,凌远回来了,明诚还能呆在自己身边多久呢…
明楼将头靠近明诚胸口,听着那里有力的心跳,感觉到明诚把自己搂的更紧,明楼禁不住闭上眼睛:这样的幸福,还能享受多久呢

——————————————————————————
你们说院长是否要喜欢明诚呢?
你们说李警官啥时候上线呢?